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进口口罩超12亿只:口罩里的国运

原标题:口罩里的国运

这次疫情里,口罩成了最重要的医疗物资。

口罩是用无纺布做成的。无纺布在工业上的用途很多,而其中一种无纺布的应用和中国另一次大灾关系密切。

那就是在1998年洪灾后被广泛应用的无纺土工布。

1998年7月,当长江流域洪灾刚形成时,瑞士苏尔寿织造公司致函时任总理,介绍国际上土工布的应用,并建议中国在抗洪救灾和灾后重建中推广应用。

有外国专家感叹:“如果中国在堤坝建设中广泛采用了土工合成材料,这次洪灾所造成的损失可能会小得多。”

而事实也是如此。经历过1991年洪水的江苏省,后来就采用土工布对沿江沿海堤坝进行加固,而在1998年,江苏的堤坝就经受住了特大洪水的考验。土工布帮助堤坝抵抗洪水,是因为它有过滤、排水、隔离、加筋、防护作用,能够保护堤坝土石结构、减轻流水侵蚀、增强堤坝强度。

其实在此之前,土工布在国内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应用,但并没有得到太多关注。而在苏尔寿织造公司提出这一建议之后,政府高度重视,8月初总理亲自做了重要指示,随后国家经贸委就在我国推广使用土工织物问题做出了部署,国家经贸委很快成立了由生产和使用部门共同组成的土工布推广应用工作协调组,制订了土工布的生产和使用规范及标准。

如今,土工布已经是常用材料,被用在水务、矿山、高铁、垃圾处理等工程领域。

进口口罩超12亿只:口罩里的国运

进口口罩超12亿只:口罩里的国运

用在工程上的土工布和用在口罩上的无纺布工艺不同,但有一样石化原材料是相同的,那就是聚丙烯。

我采访了某石化国企的资深工程师,他说20年前就建议他所在的工厂研发聚丙烯生产技术,但该厂一直没在这个领域启动,不得不为之深表遗憾。但从全国来看,这家厂没做就会有其他人做,鉴于聚丙烯只是初步的合成材料,国内低端化工又出奇的多,聚丙烯产能肯定不是如今口罩增产的瓶颈。过去服务于工程的聚丙烯,很容易就能找到新的用武之地。

可见从那时到现在,中国的工程应用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多难兴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成立的。

但前提是不要因为一些进步就把脑子吹糊涂了,要正确认识自己的不足并虚心学习。一个国家的进步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这个短板补上了,另一个短板就会冒出来,全部补齐人民才能安居乐业,但这又何其难也。

还是口罩的问题。普通无纺布虽然是口罩的主料,但在功能性上它只是辅料,口罩的过滤核心是一种叫熔喷料的无纺布合成材料。这种材料具有很好的过滤性能,挡住飞沫传播的其实是它,素有口罩“心脏”的称号。

熔喷料的原料其实也是聚丙烯,但是它的塑造要求比较高,工艺很复杂,应用场景也不算多,因此能生产熔喷料的国内企业不多。为了让你们看到点真东西,老油条顶着喜事没随礼的压力,找他石化系统的朋友要了一份不完全名单,统计一下全国的产能也只有15万吨/年左右,相当于每天410吨

那按照目前的口罩消耗量我们需要多少这种材料呢?

1吨熔喷料可以生产25万只防护口罩,410吨的全国熔喷料产能,马力全开也只能支撑日产1亿只防护级口罩。这距离2月底产能1.8亿只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大概多出来的产能都只能是无纺布安慰口罩吧。

进口口罩超12亿只:口罩里的国运

另外,根据那份名单,熔喷料的生产企业全部集中在江浙沪和湖南,另有京鲁各一家。从这个布局也能看出,熔喷料属实是比较高端的石化产品,才能在这些发达地区留下。但口罩本身并不是高端产能,大量集中在中部地区,如河南、湖北。在目前封交通形势仍然严峻的情况下,东部的熔喷料产能是不是能送到口罩厂家也是个问题。

从这一点上来说,石化国家队和上汽、比亚迪等发达地区制造业参与口罩制造也是个没办法的办法。原地制造,就地消化,才能让珍贵的产能得到最好的利用。

你可能会说为什么国产的跟不上,不用进口料呢?

熔喷料的进口比例还真挺高,主要来自亚太地区和北美。像在手机行业被中国品牌打懵了的LG、三星,这次却捏着熔喷料的主要产能,韩国财阀的跨界实力你不服不行。台湾的台化、台塑也是熔喷料巨头,不知道当年故意让台塑王永庆在大陆败走麦城的那些人今天是不是该感到羞愧。当年这个泉州后裔可是顶着董事会反对在大陆投资的,结果赔得跟孙子一样,福建的技术引进也打了水漂。

但问题在于,现在中国的航运系统运转也不灵。服务于上海和宁波两大港的集装箱卡车司机,乐观估计也只有20%左右到港,他们就是不吃不喝加班也只能把清栈进度提高到30%,这也就意味着海运物流只能恢复到30%,杯水车薪。

化工还算是时效性低的,参与冷藏箱海运的眼泪早就哭干了。

话说远了,航运的事我们下次再介绍,这也是个要命的东西。还是说回口罩,在进口熔喷料指望不上,国内产能不足调度困难的情况下,我们想要买到足量、合格、安全的口罩,还得等很长的时间。

平时我们说起中国制造业,总是一副无所畏惧不所不能的样子。也确实,在终端制造领域和部分行业的全产业链上,我们的工业力无人能敌,但一说到稍微高端的产能,就往往显出窘态,比如难以自给自足的熔喷料。但你好像又不能说中国化工制造不行,工艺简单的无纺布我们是要多少有多少,都成落后产能了。

大而不强,是各行各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借助灾情进行一些反思没有坏处。但也不能光反思,拿出当年引进土工布聚丙烯的精神引进熔喷料,及其他当下的高端技术,才是补短板的办法。

短板越补越少,长板越做越多,人民才能有信仰,民族才能有希望,国家才能有力量。

参考文献

除了瑞德西韦,这三种药也可能成为新冠肺炎的“解药”|新药界|界面新闻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4001687.html

张鹏源.土工织物,方兴未艾,商机无限[J].北京纺织(06):3-6.

一鸣.土工布“热”的背后[J].山东纺织经济(1):25-26.

杨广庆.土工布发展现状及趋势展望[J].纺织导报,2017(5).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