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这个被中方制裁的英国机构原来是“疆独”组织养的

原标题:这个被中方制裁的英国机构原来是“疆独”组织养的

22日,英国以所谓“新疆人权问题”为借口,宣布对中国有关个人和实体实施单边制裁。来而不往非礼也,中国外交部26日一早就发出公告,对英方9名人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中方正告英方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中方将做出进一步坚决反应。

外交部网站在周五发布的消息中指出,中方决定对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的英方9名人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包括:图根哈特、邓肯-史密斯、奥布莱恩、奥尔顿、劳顿、加尼、肯尼迪、尼斯、芬利以及“中国研究小组”、保守党人权委员会、“维吾尔独立法庭”、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自即日起禁止有关人员及其直系家属入境(包括香港、澳门),冻结其在华财产,禁止中国公民及机构同其交易。中方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这次被中方制裁的9人多为英国保守党成员和所谓的人权律师,他们在炮制涉疆谎言和阴谋论上,都有着怎样的劣迹?

这个被中方制裁的英国机构原来是“疆独”组织养的

其中的4位议员,他们都是一份所谓的“种族灭绝修正案”的始作俑者。据英国《独立报》透露,今年年初起,英国议会的一份关于国际贸易的法案,被保守党议员恶意塞入关于所谓“种族灭绝”的修正案。这份修正案最初由上议院议员奥尔顿提出,因此被称为“奥尔顿修正案”或所谓“种族灭绝修正案”。修正案一旦通过,相关的国际贸易法案将允许所谓的“种族灭绝幸存者”请求英国高等法院裁定,英国的贸易对象是否存在“种族灭绝行为”。尽管法案并没明确对象,但《卫报》称这是“针对中国新疆问题”制定。而在上议院的辩论期间,修正案的支持者就反复渲染涉疆人权问题。

奥尔顿

奥尔顿

值得指出的是,英国政府明确反对这一修正案。外长拉布称,英国政府永远不会“与种族灭绝国家达成贸易协议”,但这个问题“最好由国际法庭来解决”。更新过的修正案由中方此次制裁名单上的奥尔顿、加尼、邓肯-史密斯、劳顿4人提出。但在周一晚,在英国政府的坚持反对下,下院以318对300票,再次将这份修正案否决。事后,保守党后座议员加尼大言不惭地发推称,“差18票,‘修正案’没通过。但我们争取到了对相关中国官员的‘制裁’,确保建立一个委员会评估情况。”

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近期在英国议会推动“反华涉疆修正案”的这4人,与一个跨国议会联盟的成员高度重合。去年6月,来自美、英、德等8国的部分议员组建了一个所谓的“跨国议会对华政策联盟”(IPAC),寻求抗衡他们宣称的“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对全球贸易、安全构成的威胁”。这个草台班子的美国议员代表,正是已经被中方制裁的美国共和党议员,“反华急先锋”卢比奥。不久前,这个反华组织还曾发起“支援澳大利亚、12月买澳产葡萄酒”的活动,来为澳大利亚对抗中国壮胆。这次被中国制裁的英方9名人员中,有5人在IPAC组织内。包括作为IPAC联合主席的邓肯-史密斯,以及奥尔顿、加尼、劳顿,以及国际律师会人权研究所主任肯尼迪。

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

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

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说,实际上从个人的经历来看,这些人长期在英国议会里就是反华的跳梁小丑,甚至还联合西方所谓的议员,共同来对中国发声。这些议员习惯性的带着长期反华的色彩,他们代表了西方对中国的一种偏见,甚至是在维护西方国家狭隘的自私的利益。

苏浩指出,“对中国来说,我们需要对这些人进行公开地、直接地指责,让他们这种丑陋的嘴脸,暴露在中国面前,也暴露在世界人民的面前。”

另外几名被制裁的英方人员,也是持续散播涉疆谎言。例如纽卡斯尔大学所谓“中国研究者”芬利,常年编造有关涉疆假资料。

还有一位被制裁的人权律师尼斯,曾为乱港“头目”梁天琦写信求情。他是此次被制裁实体“维吾尔独立法庭”的主席,也是号称“关注香港发展的人权组织”的乱港外国势力——“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的赞助人。

尼斯

尼斯

另一位被中方制裁的人员图根哈特,则是英国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保守党议员。去年4月,图根哈特就曾对中国应对疫情极尽抹黑之能事,污称中国“故意伪造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图根哈特去年4月还在议会专门成立一个由50人组成的所谓“中国研究小组”,声称要对中国应对疫情、长期经济和外交目标进行“审视”,目的是“探索与中国接触的机会”,而非“反华”。但实际上,该小组一直在“一带一路”、华为、中国香港和新疆问题上挑事儿,大行“反华”之实。去年7月,美国时任国务卿蓬佩奥访问英国时,就打破外交常规,在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会晤前,先去见了“中国研究小组”的一帮人。今年1月,图根达特作为该小组创始人更大肆在涉疆、涉藏、涉港问题上向中国泼脏水。果不其然,这个大肆编造谎言、抹黑中国的“中国研究小组”,成为中国此次制裁英方的4个实体之一。

保守党三位议员:史密斯(左)、加尼(中)、图根哈特(右)

保守党三位议员:史密斯(左)、加尼(中)、图根哈特(右)

苏浩介绍,实际上这些小组的功能就是为了对中国挑刺。对中国内部的一些问题,对他们认为可以干涉的一些问题,他们不断地拿着放大镜,“鸡蛋里挑骨头”,以这种方式,从中国找出所谓对他们有利的,甚至于让他们可以“批评”中国的一些“证据”,他们建立这个小组目的,就是为了反华。

此外,此次被制裁的“维吾尔独立法庭”,去年9月在英国成立。目的是调查所谓的“新疆种族灭绝”是否存在。这一所谓“法庭”由七名成员组成,他们做的就是“搜集”大量流亡国外的维吾尔族人的所谓“证词”。“法庭”原定今年举办多场听证会,预计年底作出“判决”。该“法庭”的主席,就是同在制裁名单上的尼斯。而这个所谓“独立法庭”的调查资金,则来自臭名昭著的境外活跃的“疆独”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而WUC也与境外恐怖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苏浩对深圳卫视&直新闻指出,所谓的要建立新疆问题的“法庭”,是非常荒唐的行动。“实际上我们知道,过去西方国家在人权问题上,在殖民主义的统治问题上,劣迹斑斑。显然他们是带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政治意图,一方面要掩盖他们历史的罪行,同时为他们自身的政治利益服务。对中国来说,我们可以在各种国际场合,包括在联合国的组织机构当中,对过去西方国家,特别是英国,所犯下的人权问题的罪行,以及他们现在所存在的一些严重的人权问题,给予揭露。以这种方式,揭开他们这种虚伪的谎言的面纱!”

另一被制裁的“保守党人权委员会”,于2005年由时任影子外交大臣加里·斯泰勒成立。多年来,该组织持续输出所谓“中国人权危机”的文章。在被制裁后,他们还在推特上叫嚣“感到荣幸”。

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

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

还有一家名为“埃塞克斯园大律师事务所”的组织也出现在制裁名单上,今年2月,该事务所发布涉疆报告《对维吾尔人种族灭绝犯罪的国际刑事责任》,报告中充斥着谎言与虚假信息。但不久之后,英国广播公司就以这份报告为素材,继续编造假新闻。

苏浩表示,这些机构实际上是代表了西方国家自私的国家利益,和一些大资本家背后的利益。实际上中方通过制裁的方式,也让这些机构,这些企业,让这些国家要遭受损失,让他们要付出代价。

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本周一,英方宣布对中国新疆4名官员和1个实体实施单边制裁。而中方此次反制,是对英方9名人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

苏浩分析指出,中国对西方制裁的名单,超过了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制裁,我们的力度是非常强有力的。“我们的制裁要起一种警示的作用,以后可能西方国家还想对中国有一些制裁行为,如果他们要采取措施的话,他们就要认真地思考和掂量后果。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