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梅姨”是谁?同伙曾描述“只要有孩子她就收”

原标题:“梅姨”是谁?同伙曾描述“只要有孩子她就收”

封面新闻记者沈轶

3月26日10时,广东高院在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就“梅姨案”开庭进行二审。在本次开庭中,“梅姨”也再次成为焦点之一。

作为本次案件主要被告的张维平在庭审中,明确表示,确实有“梅姨”此人存在,同时,张维平表示其两次提供的关于梅姨的特征均为事实,只是由于技术问题,画像存在偏差。

2016年3月,涉嫌拐卖9名儿童的人贩子张维平落网。从张维平口中,警方第一次知道了“梅姨”这个名字。

根据张维平对警方的描述,“梅姨”当年50岁左右,2003至2005年间,长期居住在增城客运站附近的城丰村鸡公山街,平时以做红娘为生。每次张维平拐到孩子,就和“梅姨”在增城汽车站附近的斜坡见面。“梅姨”还曾带他在附近的快餐店里吃过快餐。

初次与“梅姨”合作时,张维平十分谨慎。偷孩子前,他告诉“梅姨”,自己和女朋友生了个孩子。因为家中还有妻儿,这个1岁左右的男孩无法带回家抚养。他希望“梅姨”介绍一个人家收养孩子,收养者只需付一笔“抚养费”。

在张维平的供述中,那是他第一次亲手偷走别人的孩子。收养孩子的夫妇给了他12000元。他给了“梅姨”1000元当介绍费。后来他发现,

“梅姨”并不关心孩子的来历。她承诺,只要有孩子她就收。而孩子卖到什么地方,“梅姨”也从不和张维平提起。

两年间,每隔数月张维平就偷一个孩子经“梅姨”之手卖掉。每次下手前,张维平会事先和“梅姨”联系好,“梅姨”找好买家谈好价格,转告张维平。张维平得手后,双方约定地点交易。

在张维平的描述中,这个绰号“梅姨”的女子涉及9起拐卖案,警方对她的形容为:真实姓名不详,年龄65岁上下,身高1.5米,讲粤语,会讲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地区活动。

“梅姨”是谁?同伙曾描述“只要有孩子她就收”

“梅姨”第一张画像

2017年6月,广州市增城区警方根据张维平的描述,首次发布了“梅姨”的模拟画像,向社会征集线索。该画像在当初也被多个媒体转载,然而,直到2019年,“梅姨”依旧未能归案。

2019年3月,广东省公安厅邀请国内首席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并根据张维平此前的供述,找到了“梅姨”的男友。

“梅姨”是谁?同伙曾描述“只要有孩子她就收”

“梅姨”第二张画像

根据“梅姨”的男友的描述,林宇辉对“梅姨”进行了2次画像,然而,这一次的画像与之前相比却大相径庭。无论是五官还是胖瘦程度,均不像同一个人。

而这样“明显两个风格”的画像,也引起了网友们对“梅姨”存在的真实性的质疑。

有网友表示,两张画像差距巨大,只可能有两个情况,第一是张维平的证供不实,第二是画像人员的专业性存在问题。

而专业的办案人员将人像画错的可能性并不大,因此,前后两次描述不同,张维平撒谎是唯一的可能。网友认为,“能画出这么两张风格迥异的图的唯一原因,只可能是张维平撒谎了,他根本没见过梅姨。”

而据新华社报道,张维平本人也表示,第二张画像与“梅姨”的相像程度,不足50%。

2020年3月,广州警方在增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召开发布会,相关负责人称,警方核实过张维平供述的“几乎所有细节”,目前还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梅姨是存在的。

但作为受害人之一的申军良,则一直相信“梅姨”的存在,他表示,“他(张维平)已经主动交代了另外8起拐卖案件,交易的时间地点也说的不含糊,我相信不会是假的”。

2020年3月26日,广东高院在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就“梅姨案”开庭进行二审,在本次庭审中,此前在一审中,被判死刑的主要嫌疑人张维平再次表示,梅姨确实存在。

据申军良律师刘长介绍,张维平在庭上坚称“梅姨”存在,并表示自己此前所描述的“梅姨”的特征均属实,画像存在差异,是办案人员技术所致。

而包括申军良在内的多个受害者家属也均相信“梅姨”的存在,并表示,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尽快将“梅姨”捉拿归案。

不过,在本次庭上公诉方并未对“梅姨”有过多提及。

刘长表示,作为申军良的代理律师,他也相信有“梅姨”的存在,“张维平之前被判死刑,连上诉都不愿意了,也就不存在有编造人物为自己脱罪的嫌疑,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说的话,是有可信度的。”

3月26日下午,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尝试联系了广州市增城区警方,希望能够了解“梅姨”的相关信息,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榜网 » “梅姨”是谁?同伙曾描述“只要有孩子她就收”

分享到: 生成海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