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原标题:文化十分丨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1986年,考古工作者对三星堆一、二号坑进行了系统发掘,青铜神树、青铜大立人像、青铜纵目面具等精绝雄奇的文物造型神秘、令人叹为观止,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30多年后,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重启,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再度出土金面具、青铜器、玉琮、象牙等珍贵文物500余件。

目前,考古工作正与

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一起跟随记者的镜头

去现场看看

总台央视记者褚尔嘉:我现在就是在三星堆遗址,在我身后的祭祀区考古大棚里,考古工作者正在对三星堆遗址新发现的6个坑进行紧张的考古发掘作业。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执行领队冉宏林:三星堆遗址的核心区域面积大概是3.5平方千米。在这个核心区里面呢,我们发现有城墙,有建筑,有祭祀坑,然后还有墓葬等这一系列的重要的遗存。我们本次的发掘地点就位于三星堆这个地点。这张图里面呈现出来是8个所谓的祭祀坑,那其中的1号坑和2号坑是在1986年就已经被发掘出来了,剩下的三号、四号、五号、六号、七号和八号(坑),就是在本次发掘过程当中陆续发现的,新发现的6个坑是在同步开展发掘的过程当中。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2019年12月2日,当考古人员不抱太大希望地在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周围,小规模试掘时,意外找到一件绿色青铜器一角。当大家满心疑惑,这件青铜器属不属于三星堆文化时,首任三星堆考古领队陈德安下坑伸手一摸,凭借深厚的经验,斩钉截铁地说:“是大口尊,没问题!”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领队雷雨:我们大家都不相信还有,试着挖吧,包括出铜器那一天我都觉得完全可能是宋代的铜器。后来陈老师一说是大口尊,我们必须得承认这还真有三号坑。

1986年发掘的1号坑和2号坑之间,仅约30米,此次最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就位于这30米之间。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领队雷雨:21世纪的头10年我们做过两次密(集)探(测),但是遗憾的是因为2004年以后这两个坑为了展示它就做了这个平台,刚好把我们整个八个坑完全遮盖住了。目前为止发现的8个坑全部在2004年修建的展示平台以下,全部给它压住了,仅仅一个坑的角落,就是3号坑的角落露出在外面。一方面我们的运气还真好,刚好把这个角给找着了,于是就顺藤摸瓜,这一批坑就出来了,不然的话又得等几代人吧。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据介绍,三星堆第二次考古工作有国内的33家科研院所和大学参与,专业考古人员约100人。考古工作实行发掘与保护同步、多学科研究与发掘同步等理念,最大程度保证遗址和文物的安全。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执行领队冉宏林:这6个坑是什么性质,它是祭祀坑?是墓葬?还是说仅仅只是祭祀器物的掩埋坑,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们都需要在本次发掘过程当中进行一个明确的答复。

随着考古发掘的推进,相关的文物保护修复工作也在紧张有序展开。经过长达数月的改建,距离考古现场几公里的三星堆开放式文物修复馆也于近日正式建成。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总台央视记者帅俊全:新建成的修复馆很大的一个特点就在于它是开放式的,我所在的区域它就是展示区,隔着这个玻璃,就能很清楚地看到专家修复文物的一个过程。而且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这次最新出土的很多文物也会来到这里,那么在它们没有展出之前,专家修复的过程当中呢,如果公众在游览三星堆博物馆的时候,在这里开放之后呢,可以看到最新出土的文物了。

那究竟这样的一个展示区里面会有什么样的一些内容呢?工作区里又有怎样的修复工作?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虽然说有些设备还在调试当中,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工作人员已经在进行文物的简单处理了,这些都是上世纪80年代,三星堆一、二号坑发掘出土的一些文物,还在修复过程中,那比如说这件就是一个青铜头像,还有一些青铜部件,包括一些陶器部件等等,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残失的部件没有找到。所以仍然在修复过程当中,更加值得要提醒大家的就是,很多这次最新发掘出土的文物,尤其是一些重器,第一时间都会来到这里进行保护、修复。

从1986年出土至今,三星堆的大量文物仍在修复中,正在修复中的文物也为我们揭示了三星堆青铜器铸造的秘密。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个展示区域,这个开放式文物修复馆还包括文物储存区、象牙修复室、金属修复室、玉器修复室、陶器修复室等功能区,能够对不同类型文物进行保护修复处理。三星堆博物馆文保中心还收藏了大量的三星堆一、二号坑出土文物,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文物由于部件缺失,至今没有修复完成,我们也希望这次新的发掘能够有所收获。当然新出土的文物到这里以后,也可以跟我们以前出土的文物放在一起,进行更好的比较研究。这是三星堆青铜尊残件,底部圈足已经已经断裂,顶部口沿也全部消失。这是在博物馆展出的完整的三星堆青铜尊,风格庄重典雅,颇为美观。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陈列保管部部长余健:这件器物它很大,它是我们整个三星堆一号坑里面出土青铜尊里面最大的一件。这件残损的青铜尊,有多处裂痕,直到专家通过X光扫描以及碳酸检测,才发现,这些裂痕分层,是铸造时留下的。专家据此推断,可能不是一次性铸造完成。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陈列保管部部长余健:在制作的过程中,一次性浇铸的铜液可能没有那么多,可能有一些部位没有流动到,再来浇铸二次的铜液,冷热相接的时候,它的接触面会有一些分裂。我们三星堆出土的很多器物,其实它的断裂面和开裂面都是属于二次铸造。或者是它分铸的地方形成的那个断裂。

分铸工艺,是把比较难铸造的大型铸件和一些特殊器类先分段铸造,然后再把各段套接起来,用铆钉连接固定,使大型铜器的制造更简易。通常认为,分段铆接工艺最早出现在战国晚期,而三星堆的青铜器中就已经采用了这种新工艺。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领队雷雨:有一些比如说铆铸焊接,这些要么是自己发明的,要么是从其它地方来的。这个所谓其它地方,不会是跳出中国这个文明圈以外的其它文明借鉴过来的,主体的铸造技术应该还是来源于中原。这件青铜尊器壁厚用料足,二次铸造易造成裂痕。而这件青铜罍器壁很薄,铸造时可能受青铜溶液还没填满就已经凝固,因此留下了破损。修复人员,则采用补铸法,也就是打补丁的方式,对它进行修复。而这一技术,早在3000多年前的三星堆古蜀人,就已经采用。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陈列保管部部长余健:三星堆这种补配,我们在尊和罍这种容器上,就会有大量的发现。按照我们现在对这个三星堆的这种青铜器的研究呢,认为它这种铸造以后有铸造缺陷的地方,它不是遗弃,而且也不是回炉重新做,就是铸造缺陷的地方重新进行一个补铸。

专家介绍,对于变形特别严重的青铜尊青铜罍,如果强行矫正会对文物本体造成直接伤害,这时修复人员通常会放弃在原件上修复,而是做一个复制品,将文物残体和整形后的复制品,共同展出。对于完全缺失的部分,则根据其它同类文物,进行研究性复原。

三星堆遗址一直被视作中华文明长河中一颗闪耀的星。数十年来,考古工作者为探寻真相孜孜不倦,这次新发现的6座“祭祀坑”及大量的出土器物,也许能够逐步揭示出三星堆文化与中原地区夏商文化的密切关系,从而逐步探明三星堆的文化源流。(总台央视记者田云华张立雷闫洪李雅倩卢维明)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榜网 » 三星堆“上新”啦!考古发掘与文物修复同步推进

分享到: 生成海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