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货车司机“超载”被罚,自残后复磅未达处罚标准

新京报讯(记者薄其雨实习生慕宏举)山东货车司机赵洪军在广东清远一超限站地磅称重两次,均被判超重一吨以上,面临罚款、扣分的处罚。因其在山东淄博至此地前称重均未达到超重处罚标准,赵洪军多次要求当地交通执法人员复磅,均以“超限站规定只能过磅两次”为由被拒绝。赵洪军在超限站办公室割伤左臂后被同意复磅,结果显示未超重一吨以上,未到处罚标准。

14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清远市清城区交通运输局获悉,目前交通运输局方面已了解此事,具体情况正在核查中。对此,清城区委宣传部一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相关部门已介入核查此事,后续会公开通报相关情况。

广东清远超限站两次过磅“超重”1.24吨

赵洪军介绍,这次拉货是从山东淄博出发运送一车有色金属至广东佛山,4月10日出发时,据淄博翰威新材料有限公司过磅单显示,车货总重49.89吨。赵洪军称,该货车标准载重49吨。

4月12日17时赵洪军到达广东清远,在清城区新庄超限站测出超重。赵洪军回忆,卡车进入过磅区时,突然响起了车辆过载的警报声,且卡车前方的横杆没有抬起。赵洪军看到前方不远处的电子屏幕上显示,50.24吨,车辆超重1.24吨。

货车司机“超载”被罚,自残后复磅未达处罚标准

事发超限站。受访者供图

赵洪军称,他从距离此处不到50公里左右的另一处超限站经过时,并没有被测出超重一吨以上,“我这一路经过山东、江苏、安徽、江西等地不少于5个监测站点,都没有显示超吨,唯独在这里被记。”

因此,赵洪军怀疑过磅出现了错误,在与超限站工作人员协商后,对方同意其重新过磅。赵洪军便将车从超限站内开出,调转车头后,在超限站附近转了一圈后重新回到了过磅区,结果电子屏上仍显示卡车超重1.24吨。

两次过磅均显示车辆超重一吨以上,一名超限站的工作人员从栏杆旁的工作室内走出,要求赵洪军出示机动车驾驶证与机动车行驶证,并告知他将面临500元罚款和扣除3分的惩罚。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2016年10月18日公开的《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关于规范治理超限超载专项行动有关执法工作的通知》中显示,“公路超限检测站执法人员对车辆进行检测。对确认未超过规定限载标准的车辆,直接予以放行;超过规定限载标准1吨以内的,予以警告后放行。”

多次协商复磅无果,卡车司机割伤左臂

工作人员要求赵洪军将卡车开往超限站后侧的停车场。赵洪军称,“在我前往停车场时,我后面至少有10辆卡车被当场扣下,全部开向了停车场。”

下车后,赵洪军来到了停车场旁边的一处办公室,办公室门前分别挂着“清城区新庄超限检测点”和“清远市清城区交通运输局执法六大队”两块门牌。

赵洪军两次向办公室内一名穿着交通执法背心的工作人员请求再次复磅,“我从山东过来的,沿途超限站都没有超吨,能不能再复磅一次,如果的确超吨,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工作人员表示,“我们这里规定只能过磅两次,你刚才已经复磅过了。”

随后,赵洪军拨通了办公室内墙上的投诉电话,赵洪军称,接线人员表示“不接受投诉,有任何问题你与工作人员协商”。

14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拨打了上述投诉电话,接线人员自称是清远市交通运输局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不太清楚当天的情况,现在区政府相关负责人已经在调查了。”

14日中午,新京报记者以卡车司机的身份拨通了上述投诉电话。自称清远市交通运输局法规科的一名工作人员称,不清楚超限站只能过磅两次是否有明文规定,如果要求再次复磅,可以和工作人员协商,这个电话不受理投诉问题,如果对超限站过磅精准度有异议,应拨打其他电话,“可能是之前换过电话,但是那边(办公室)的联系方式没有变。”

随后,新京报记者拨通了上述工作人员提供的清远市交通运输局办公室的电话,对方称自己不受理过磅精准度问题,应该拨打清城区交通运输局的电话询问此事。记者再次拨打了其提供的清城区交通运输局电话,截至发稿前,未接通。

当日,赵洪军又拨打了市民服务热线,对方称“5个工作日后给予回复”,而纪检监察机关举报电话一直未被接通。

赵洪军称,在第三次与工作人员协商复磅仍未果后,当日19时许,赵洪军在上述办公室用刀片割伤了自己左臂。

复磅请求得到同意,显示未达到超重处罚标准

赵洪军割伤自己后,一名走进办公室的卡车司机率先发现,在赵洪军的要求下帮他叫了救护车,办公室的两名工作人员上前查看。

赵洪军回忆,工作人员立刻掏出手机报警,同时和领导协商复磅的事情,协商后告诉他“领导同意了,你可以再复一次磅”,另一名工作人员则拿纱布为赵洪军包扎。随后,赵洪军被送往清远高新区医院。

22时许,赵洪军返回超限站,再次过磅后,电子屏上显示车辆总重为49.96吨,超重0.96吨,但未达到一吨以上的超重处罚标准。赵洪军直接将车开走,既没罚款也未被扣分。

货车司机“超载”被罚,自残后复磅未达处罚标准

经协商再次复磅后,电子屏显示赵洪军的车辆超重0.96吨,未达到处罚标准。受访者供图

赵洪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那时他实在没有办法才“自残”,“我怎么恳求(复磅)都不行,就是不行”,他担心除了要被扣分、罚款外,还会因为货物迟到要承担违约责任被扣运费。

29岁的赵洪军出生于山东省日照市,自2018年开始便成为了一名长途货车司机。

据他计算,从山东省驱车前往广东省的距离约1800公里。3年来,他平均每月至少要在这条路线上往返两次,每次运输的货物不一,“往往看卖家需求,几乎什么都拉”。

14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清远市清城区交通运输局获悉,目前交通运输局方面已了解此事,具体情况正在核查中。据此,清城区委宣传部一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相关部门已介入核查此事,后续会公开通报相关情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榜网 » 货车司机“超载”被罚,自残后复磅未达处罚标准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