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2.41亿元罚单,贾跃亭交得起吗?会承担刑责吗?

连续十年财务造假、再融资欺诈发行,给乐视网带来了天价罚单。不过,就乐视网和贾跃亭目前的债务状况而言,是否有能力缴纳罚款,还是一个未知数。

乐视网及其实际控制人贾跃亭财务造假的处罚结果出来了。

4月12日晚间,已退市至三板的乐视网3(400084.OC)公告,收到北京证监局送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公司财务造假、欺诈发行等违法行为,北京证监局将对乐视网处以2.406亿元罚款,对乐视网实控人贾跃亭处以罚款2.412亿元。

经查明,乐视网、贾跃亭等存在以下违法事实:一是乐视网于2007年至2016年财务造假,其报送、披露的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文件及2010年至2016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二是乐视网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三是乐视网未披露为乐视控股等公司提供担保事项;四是乐视网未如实披露贾某芳、贾跃亭向上市公司履行借款承诺的情况;五是乐视网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行为构成欺诈发行。

从2019年4月30日公告立案调查至今,历时近两年的调查终于有了定论。合计近5亿的罚款金额,或创下A股财务造假罚款最高纪录。

不仅仅是处罚金额,在北京时择律师事务所主任臧小丽律师看来,乐视网的造假持续时间,也刷新了此前的纪录,“此前造假持续时间的纪录保持者应该是抚顺特钢,连续造假八年。”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网成立于2004年底,曾于2010年8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市值一度高达1650亿元,被誉为“创业板一哥”。2017年,手机板块资金链的断裂将整个乐视系拖入了深渊,即便是携百亿资金来救场的孙宏斌也无能为力。2020年7月21日,乐视网从A股退市,摘牌价格为0.18元,股票简称改为乐视网3。

也是在2017年,贾跃亭前往美国造车,这一去就是三年多。此后,因债务问题,贾跃亭将其持有的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下称FF)公司股份分别划拨给债权人抵债。2020年7月,贾跃亭曾专门发布公开信表示,放弃和逃避从来也永远不会是他人生的选项,感恩债权人股东、投资人和乐视网股民的支持、信任和理解,让他能够“踏上”回家的路。

不过,目前仍未有贾跃亭回国的消息。面对此天价罚单,众人更关心的是,债务缠身贾跃亭和乐视网能否缴纳罚款?贾跃亭会否因此承担刑事责任?股民又该如何维权索赔?

天价罚单创纪录

根据乐视网3的公告,此次罚款主要由两部分构成:

一是对乐视网2007年至2016年连续十年财务造假,致使2010年报送和披露的IPO申报材料、2010年至2016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的行为,未依法披露关联交易、对外担保的行为以及对贾跃亭、贾某芳履行承诺的披露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的行为,对乐视网处以60万元罚款,对贾跃亭处以90万元罚款。

二是对2016年乐视网非公开发行欺诈发行行为,对乐视网处以募集资金百分之五即2.4亿元罚款;对贾跃亭处以2.403亿元罚款。

有投资者质疑,信披违规60万元的罚款是否过低?臧小丽律师表示,此次乐视的处罚依据的还是旧《证券法》,“乐视十年财务造假、欺诈发行等违法行为都是发生在新《证券法》实施之前,新证券法是2020年3月才开始施行的,因此只能用旧证券法来处罚乐视,法律适用上是正确的。”而在旧《证券法》中,虚假陈述等信披违规行为的顶格处罚只有60万元。

与信披违规不同的是,欺诈发行成为了此次罚款的“主力”。欺诈发行这2.4亿元罚款又是如何计算得来的?

按照旧《证券法》189条规定,“发行人不符合发行条件,以欺骗手段骗取发行核准,已经发行证券的,处以非法所募资金金额1%以上、5%以下罚款。”

臧小丽律师解释,2016年7月乐视网通过定向增发乐视网募集到的资金是近48亿元,48亿乘以5%,就是2.4亿元罚款,“监管部门动用的是顶格处罚条款。”

相对旧《证券法》而言,新《证券法》的处罚力度已大幅提升。新法规定,“发行人在发行文件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尚未发行证券的,处以200万元以上、2000万元以下罚款;已经发行则处以非法所募资金金额10%以上、1倍以下罚款”。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新《证券法》,即便按10%的下限,仅2016年定增欺诈发行一项的罚款金额,就有4.8亿元。

余波未了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公告中提到“报送、披露的IPO相关文件存在虚假记载”,但处罚决定中,并未认定其IPO存在欺诈发行,而是仅认定2016年非公开发行存在欺诈发行。

事实上,乐视网2010年上市时就存在争议。市场质疑,成立时间、市场份额均不及同行的乐视网,为何能成为国内最早宣布盈利的视频网站。而此后,随着乐视网首发时的多名发审委委员、证监会官员先后“落马”,也让乐视网“带病上市”的传言愈演愈烈。

2014年,证监会原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被起诉。经查,其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期间,曾利用职务之便,为康美药业、乐视网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

2017年,部分参与乐视网IPO审核的前发审委委员被带走调查,包括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谢忠平、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董事孙小波等。彼时,面对质疑,贾跃亭在受访时坚称“乐视网IPO,100%没有造假”,他表示,被抓的十几个发审委员中只有三个是审过乐视网上市的。他们不是因为乐视网而抓的,而是抓的人当中,有审过乐视网的。”

对于乐视网IPO是否也构成欺诈发行?臧小丽律师认为,既然监管部门认定2010年报送和披露的IPO申报材料存在虚假记载,那说明也涉及到IPO欺诈发行,但目前处罚决定书全文尚未公开披露,具体细节还不得而知。

“乐视网如果被认定IPO欺诈发行,那波及面太广了,此次重点是处罚乐视,对其他人既往不咎。”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表示。

今年1月,有消息称,在FF的最新一轮融资中,珠海市国资将参与投资20亿元,珠海两大龙头国企——格力集团与华发集团也携手参与了此次投资。在张孝荣看来,贾跃亭被处罚的另一个原因,是在变相阻止贾跃亭的FF回国投资。

除了行政责任,贾跃亭是否还将承担刑责?在乐视网之前,因欺诈发行而被强制退市的金亚科技(400087.OC)、欣泰电气,其相关责任人均已被追究刑事责任。

臧小丽律师表示,根据《刑法修正案》,欺诈发行股票罪、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最高刑均可判十年,“贾跃亭的违规行为性质,已经达到了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了,后续不排除被追究刑事责任,但目前有难度,因为贾跃亭没有回国,刑事案件的被告不能缺席审判。”

与此同时,行政处罚的落地也意味着民事索赔诉讼的开启。

此前,贾跃亭在微博上发布公开信明确,其已经在债权人信托中预留了不超过10%的比例,主要用于乐视网股民的或有补偿,待履行完相关法定程序后即可以实施,安排专门的团队协调乐视网股民的赔偿事宜。

有律师表示,乐视网案的索赔条件为,2010年8月12日(上市日)至2019年4月29日间买入乐视网股票或债券等证券市场公开发行产品,并在2019年4月30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的受损投资者,可以办理索赔登记。

“鉴于乐视网和贾跃亭目前的经济状况,众多被处罚的公司高管和中介机构也极有可能被投资者依法追责索赔。”臧小丽律师说。

缴款能力堪忧

作为创业板曾经的牛股,乐视网退到股权系统后,举步维艰。各被罚款2.41亿元的乐视网和贾跃亭,如何缴纳罚款,尚未可知。但两者是否有能力缴纳罚款,也备受市场关注。

2020年7月21日于深交所终止上市后,乐视网在2021年2月3日退至股转系统进行交易,公司简称变更为乐视网3。

从财务数据上来看,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乐视网仍处于资不抵债的困境。

2019年,乐视网年度经审计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为143.29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的净利润约为112.79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约为23.05亿元。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榜网 » 2.41亿元罚单,贾跃亭交得起吗?会承担刑责吗?

分享到: 生成海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