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暴雪下的通辽:雪深半米 牲畜棚被压塌

原标题:暴雪下的通辽:雪深半米,牲畜棚被压塌,正在进行清雪

11月7日、8日,内蒙古通辽连续两日出现特大暴雪。从7日10时至9日早,强降雪已经持续约46小时,积雪深度达到59厘米,打破了1951年来纪录。

通辽市气象局于11月7日发布多次预警信号,其中包括3次暴雪红色预警信号和4次道路结冰黄色预警信号,并于7日11时40分启动重大气象灾害(暴雪大风)II级应急响应命令。

暴雪打乱了人们的节奏:积雪堵住家门,牲畜棚被压坏,学校因风雪停课,赶路人被困途中……直至9日下午,积雪仍未消融,新雪还在不时落下。通辽市应急管理局消息称,自11月5日20时起,通辽市强降雪天气过程导致8个旗县区受灾,受灾人口5609人,因灾死亡1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446.53万元。

雪灾之下,通辽市各方力量开展救援,居民积极自救,有人用铲车挖出通道,有人分享食物和饮用水,共渡难关。

暴雪下的通辽:雪深半米 牲畜棚被压塌

11月8日,科尔沁区左翼中旗门达镇,郑阳家门口的积雪。受访者供图

大门被积雪堵住,只能用铁锹撬开一条缝

暴雪来临前,已经有人接到预警并做好了准备。

通辽市科尔沁区红星街道帮统村的“帮统佳和”老年公寓负责人张淑君告诉新京报记者,11月3日12点35分,她收到当地民政局工作人员的通知,得知6日—9日将出现大范围降雪降温天气,积雪深度最高可能达到20厘米,建议做好危旧房屋和牛舍羊圈草棚等加固工作,并提前做好食物和草料储备。

为了保证约50位老人的每日饮食,11月3日当天下午,张淑君便购置了菠菜、韭菜、橘子等蔬菜水果,并在地窖中储存了120多斤鸡蛋,白菜、土豆和茄子共几千斤,“一周不出门也没问题。”

看到暴雪预警后,家住科尔沁区左翼中旗门达镇的郑阳父亲把院子里的铁锹拿进了屋。郑阳回忆,7日下午雪下得很大,6点多的时候积雪到了脚踝,她接到学校通知,由于天气原因,8日放假一天。到了8日,郑阳再次接到通知称,9日不返校,具体返校时间另行通知,不排除上网课的可能。

11月8日早上6点,郑阳发现自家的房门打不开了。“一开门雪就往屋里灌”,郑阳的父亲见状拿着铁锹,用蛮力把门推开了一个缝隙,从缝隙中挤了出去,将门口的雪清理干净。郑阳记得当时的雪已经达到了40厘米厚,她父亲清理了一个小时左右。

“走出家门后,感觉一切都被大雪覆盖了,站在清出来的小路中间,齐膝的雪让人感觉仿佛被困在了围城里,到处白茫茫一片,晃眼又让人窒息。”郑阳称,除了清理出来的小路,往哪里走都是寸步难行。“院内的小物件已经看不到了,车被雪堆得只能看见车窗和大致轮廓,后院的果树只能看见上半部分树干和树枝。”

张淑君记得,8日的时候,雪最深处没过她的膝盖,“我身高1米58左右,穿的是短款羽绒服,如果穿长款,压根走不动。走路时候,要把腿拔出来才能往前走,特别累。雪大风也大,四周白茫茫的,像蒙着眼睛走,都看不清路。”

但8日那天老年公寓的门还没有被雪堵住,“我们用铁锹清雪,但随清随下,也清不干净。”

9日上午,张淑君发现屋子的门窗全部被积雪封住,从屋内无法将门推开。幸好窗户是推拉式,张淑君的丈夫将窗户从侧面拉开后跳出去,再用雪锹把门外和窗外的积雪清掉。

张淑君告诉新京报记者,一名在老年公寓工作的厨师,因为大雪封门,无法外出。她表示,村干部已经组织村里的铲车清理积雪,自家铲车也去帮忙,但因为雪不停下,铲车持续工作,“铲车大梁都弯了。”

暴雪下的通辽:雪深半米 牲畜棚被压塌

11月9日,科尔沁区红星街道帮统村的张淑君发现屋子的门窗全部被积雪封住,从屋内无法将门推开。受访者供图

家畜棚被积雪压塌

张月(化名)家住通辽市科尔沁区庆和镇南发村,6日晚,她和丈夫一宿没睡,由于羊圈内有三只羊处于待产状态,夫妻俩每隔一会儿就去羊棚看一眼羊是否已经生产。

7日早晨5点多,张月发现羊圈东北角的塑料棚顶被大风掀起。“雪一直往羊圈里窜,风刮得我们抬不起头来,看不清羊圈棚顶有多少积雪。”

8点,张月和丈夫吃过早饭,准备补救被掀起的塑料棚时,发现家门也被大雪封住。“门外的雪积了两尺深,我家的门是往外推才能推开,我和丈夫硬是推了条门缝出来,用炉铲一点一点把雪铲开才开的门。”

走到院子里,张月发现鸡窝也堆满了雪,鸡在雪里就露出一个脑袋,“我抓着鸡头把它们拽出来了,有一只母鸡在窝里已经冻死了。”

张月和丈夫来到羊圈时,棚顶突然被雪压塌,张月随即被压在了塑料棚和积雪下,站在羊圈外的丈夫立刻将她拉出来,所幸并无大碍。“检查一遍羊圈后发现,大羊都没事,只有两只小羊羔腿被掉下来的棚砸瘸了。”张月说。

夫妻二人将棚里的五十多只羊转移到院子北边另一个空羊圈内。张月记得,在转移过程中,有两只羊开始生产,由于空羊圈里到处都是雪水,夫妻二人便先将积水排空,并把院子里剩的几捆草从雪堆中取出,搬到羊圈里铺开,之后又取了一些塑料布把羊圈四周围上几圈抵御风雪,以保证圈内的温度。

“在这个过程中,我丈夫鼻子、手都冻破了。”夫妻俩一边给羊接生一边布置羊圈,直到晚上9点多才吃晚饭。

住在科尔沁区左翼中旗宝龙山镇的杨娜(化名)家,牛棚的彩钢玻璃瓦也被积雪压塌。8日凌晨3点,杨娜父亲听到牛棚里传来一声牛叫,赶去查看后发现,牛棚的彩钢玻璃瓦被积雪压塌。

杨娜解释道,自家养了不到20头肉牛,牛棚占地90多平方米。牛棚的棚顶一半用砖砌成,一半铺的彩钢玻璃瓦用于透光,而此次被压坏的部分即为透光的彩钢玻璃瓦。

牛棚被积雪压坏后,部分彩钢板掉落砸到了牛的身上,“彩钢玻璃瓦不是整块掉下来的,有一部分还连着棚顶,我父亲拿来切割机将彩钢玻璃瓦分离,切掉坏的地方,一直忙到凌晨5点。”杨娜表示,所幸此次没有给自家造成太多损失。

暴雪下的通辽:雪深半米 牲畜棚被压塌

11月9日上午,科尔沁区红星街道帮统村清雪工作还在继续。受访者供图

被困在国道上的人:两天只开了两三公里

从11月7日上午到9日晚,陈星(化名)一直被堵在203国道通辽科尔沁左翼后旗附近。

陈星告诉新京报记者,她和叔叔两天时间只开了两三公里,现在国道路面上积雪达三四十厘米厚,车辙印已经被覆盖看不出来了,车身上也满是积雪,“附近屯子房上的雪已经没过门了,里面的人都出不来。”陈星听说,有的司机已经困在这条路上4天了,她看地图显示,前面很长一段都是红色的。

“空调不好使了,只能打着火,吹会儿热风缓一缓,但也不敢总打火,怕没油。”陈星说,她这次是从山东回黑龙江老家筹备婚事的,通常来说,走这条路需要三天,他们上路前只准备了三天的食物和水,也没有带厚衣服,“又冷又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榜网 » 暴雪下的通辽:雪深半米 牲畜棚被压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