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被港府拒续签的《经济学人》记者是怎么报道香港的

原标题:被港府拒续签的《经济学人》记者,是怎么报道香港的?

(观察者网讯)11月12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总编辑贝德斯(Zanny Minton Beddoes)发声明称,香港特区政府已拒绝续签该杂志驻港记者黄淑琳(Sue-Lin Wong)的工作签证。

公开资料显示,黄淑琳2020年中旬加入《经济学人》,此前曾就职于英国《金融时报》和路透社,报道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社会与政治新闻。那么,这几年黄淑琳是如何报道香港议题的呢?

被港府拒续签的《经济学人》记者是怎么报道香港的

11月13日,黄淑琳在推特确认被港府拒绝续签

香港“修例风波”期间,黄淑琳在《金融时报》任职。在一系列对“修例风波”的报道中,抹黑港府“打压”和香港警方执法,美化乱港分子和暴徒是惯常操作;她无视后者对香港社会造成的巨大破坏,称他们“为民主而战”。

2019年11月12日,《金融时报》刊登了一篇黄淑琳参与写作文章,标题赫然写道“警方枪击示威者后,香港发生激烈冲突”,文章却对警方开枪原因闭口不谈。事实上,此前一天香港警方就已经回应,事发当日乱港暴徒发起所谓的“三罢”,在多区瘫痪交通及纵火,期间一名暴徒试图上前抢夺警方配枪,警察才迫不得已开枪。

被港府拒续签的《经济学人》记者是怎么报道香港的

有关报道截图

2020年4月18日,黎智英、李柱铭等一众乱港头目因涉嫌非法集结等罪被警方拘捕。几天后,黄淑琳和另一名作者在一篇报道中,竟声称中央政府在世界因新冠“分心”之际,趁机“打压香港”。

入职《经济学人》后,黄淑琳仍常常对香港议题发表偏颇评论。

今年7月24日,《经济学人》刊登了黄淑琳一篇题为“香港学者自由受限,恐惧气氛笼罩校园”的文章,以香港警方搜查港大学生会为切入点,大谈香港的学术自由如何受到“压制”,学生会如何走向式微。

被港府拒续签的《经济学人》记者是怎么报道香港的

黄淑琳推特截图

警方为何会搜查港大学生会?7月初,香港街头惊现“孤狼式恐怖袭击”,一名男子在铜锣湾街头用刀刺伤警察后自杀身亡。香港舆论为之哗然、纷纷谴责之际,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竟是非不分“默哀”起凶徒,还通过议案“感激”凶徒的暴行,香港警方这才采取行动,于7月16日到港大学生会搜证。

而在黄淑琳看来,港大学生会已经为事件道歉,负责人也已辞职,政府却“没有就此罢休”。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还例举了“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被港大解雇,香港高校校长联署发声明表示理解订立香港国安法,以及香港高校在内地开设校区等事件,试图佐证香港的学术自由“受到威胁”。

今年8月《经济学人》的一档播客节目中,黄淑琳又编织出一幅香港工会被“打压”的“惨状”。她以教协为例,对该组织多年来与乱港势力勾结,以政治凌驾教育等劣迹闭口不提,只称其已经切断了与一些反对派组织和国际教育组织的联系,试图和政府“妥协”,但仍没逃过解散命运。

此外,今年7月底,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5名干事因出版煽动性儿童绘本,在其中美化乱港分子,被港警国安处以涉嫌“串谋发布煽动刊物”拘捕。这些事到了黄淑琳口中,也成了“对香港公民社会更广泛的压制”。

被港府拒续签的《经济学人》记者是怎么报道香港的

香港警方国安处7月22日举行记者会通报绘本事件图自文汇网

针对黄淑琳被港府拒绝续签一事,香港入境处在回应媒体查询时表示,不评论个别案例,处方会按照相关法律和政策处理每宗申请个案。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方媒体在黄淑琳遭拒签一事上又嗅到了炒作的空间。路透社、《卫报》、美联社(AP)等报道时,不约而同地抛出所谓香港国安法“压迫言论自由”,“香港新闻自由遭受侵蚀”等荒谬说辞。

其实西方媒体的心态不难理解,香港国安法利剑出鞘,严重打击了他们扭曲事实、颠倒黑白的涉港报道。在外交部11月5日的记者会上,彭博社记者试图炒作称,香港外国记者协会近一半记者考虑离开香港。

针对这种说法,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外国在港媒体和记者,只要遵守法律、依法依规地进行报道,各项合法权利都会得到充分保障。

汪文斌介绍,截至2021年4月,驻港外国媒体共有628名持工作签证的外籍员工,数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98人,增幅达18.5%,仅彭博社一家在香港就增加了55名外籍员工。“我想数字不会说谎,也真实反映了各界人士,包括在港的外国媒体,对香港经济社会及媒体报道环境的看法和感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榜网 » 被港府拒续签的《经济学人》记者是怎么报道香港的